穷图

顾视日影,索琴弹之

猝不及防

猝不及防掉进了秦门的坑

都怪太太的粮食太好吃

看到这里笑得简直要抽掉了……

感觉这是自从《破产姐妹》第一集第5集之后看剧笑得最厉害的一次噗哈哈哈

半夜的脑洞

听着《旅途·故乡》产生的鼬卡脑洞

如果,对于鼬,卡卡西曾经许下

“吾此生一途,身安处,汝亦可为家。”

的诺言

或者,只不过一句玩笑话



又或许,他在卸任火影之位后,踏遍山水

只为代那人一睹浮世天地

踏遍万千芳华

漫游的时候

常常会梦到以前的各种事情

好的,坏的

但是他走遍各处,到了曾经是“晓”的一个据点或者类似的地方时

他想起鼬,而他,从未出现在他的梦中

“唯梦闲人不梦君”


占tag抱歉



又一部曾经狂热喜欢过的漫画完结了

但是心里真是难过得山呼海啸



——又一对我爱的少年别离了



对于少年漫,我多希望我爱的少年们——

打马的岁月翩然过,终究不复少年郎,却仍留赤子心

我怕的不是成年乃至中年了的黯淡

我怕的是岁月里的

“随波逐流”

我怕的是一切都不敌现实的洪荒翻涌

我怕的是,你们连幻想也不给我留下

希冀的机会都不曾有

我怕的是,你们长成了自己都会觉得无趣的模样吧



翻旧页,彼时木叶阳光正好,我喜欢的少年任务后偷闲,树下一眠

翻旧页,彼时现世课业正忙,我喜欢的少年放课后归家,偶然结缘

翻旧页,彼时你们吵吵嚷嚷,而羁绊萌芽

翻旧页,彼时你们并肩作战,而托付信赖

翻旧页,彼时你们难辨心意,追逐着离开的背影

翻旧页,彼时你们心口不一,等待着下一个契机

翻旧页

彼时美满过甚,今朝破碎难成全



【我吃下最后一枚南高梅和风糖,却再也看不见橱柜里的兔子恰比

【填词】夜深梦少年




夜深忽梦轻狂少年事 

镜花水月绰影 

白发三千朝如青丝暮成雪 

缘从却何去何归 

回眸望眼底映彼此心神 

掌心印情线痴缠轮回一生 

情何起 

难寻觅 

挥剑断青丝 

天下倾尽唯余清凄



不复想 明月当年更迭世事无常 

不复想 执剑对饮逍遥 

不复想 往昔落英下人独立悠扬 

白绫舞动弦断自伤 

午夜梦回醒转忽忆起 

恍若彼时少年 



剑舞游龙恣意意气风发时 

易水剑寒萧森 

飞雪玉花一舞倾国倾城 

竹帘后一望暗许了此生 

凤凰叫 

芙蓉泣 

玉碎情离 

承君白首诺终不离兮



不复想 花仿若初见你不在身旁 

不复想 琴瑟和鸣知交 

不复想 十年死生茫茫唯余惆怅 

寻不见的娇艳红妆 

不复想 明月当年更迭世事无常 

不复想 执剑对饮逍遥 

不复想 往昔落英下人独立悠扬

白绫舞动弦断自伤



此刻无声更似凄惶



【。】

【佐鸣】阶前点滴

二哥生贺。

700话基础上的自行脑补。

可能有BUG和虫。

小透明放飞自我的脑洞大开。

尚未完结。

慎,慎,慎。







“总有些力量能抵挡世俗陈杂与岁月洪荒。”

可如今想来,抵抗仿佛是被封在琥珀里滑动足子的虫。



这是你只身在外出任务的第……几个生日来着?

其实有些记不清了。

前几日忍鹰送来消息的时候,你收到樱的附言,除了一贯地提醒你任务环境的危险食物外,最后近乎小心翼翼地加了一句:

“佐良娜学了做蛋糕,说想给父亲庆祝生日。”

你看完记下后,纸条在掌心火焰中燃尽。

估计了一下任务行程,生日时你已在归途,但离木叶还很需要一番奔波。



——罢了,也不是头次只身在外的生日。

你近乎悠哉地完成了任务,有一搭没一搭地赶着路。

沿途的居酒屋里,你听到几个结伴的赏金猎人一同喝酒,絮絮地交谈。

无非是柴米油盐,味增纳豆,杂物归置,院落修整,子女闹腾。

呵,家庭。

你听着他们真真假假地抱怨着家里不听话的小子和懂事的闺女。

好像还能插上一两句的光景。

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

你还不想这么早步入中年大叔唠嗑的氛围里。

虽然也没差。

喝完最后一点梅酒,你推门走了出去。

夏日的夜晚,月近中天,村落里大多户都已睡下,只闻得几声犬吠。

此处村落靠近森林野地,被居酒屋的一处昏黄熏得一点喧闹的沸。

喧闹是转瞬即逝的过客,同你,不过都是过客。

颇有些不耐地,你向林中奔去,跃上树顶。

看到一轮月亮。

啧,真是又圆又亮。

好像跟当年一样。



那晚你呆呆地看了半晚月亮,晨晖透了个影儿时,眯着眼睛见那月影分明变得清浅了些,又浅了些。

忽而你奔着波之国的方向而去。


战后那年,吊车尾的和你一起出了趟任务。

也是归途,望日月圆。

月影成双,人也成双。

任务简报一早被忍鹰带了回去,这归程搭伴同行得颇为悠哉游哉。

那天不知怎的,鸣人突然兴致颇高地提议去听波之国的落语段子。

迫于无奈,你只得陪着他去了一家小剧场。

不过那晚是个新艺人撑着场子,进场才晓得并不是鸣人期待的滑稽说。

而那新艺人眉眼弯弯,说起了一则坊间人情。



TBC

【启红】不可说


【启红】



半句戏言,何曾可堪辨虚实?
一途凝望,谁人妄图匿真意。







关于五黑框

后悔的事情不多

大半夜看五黑框同人看到一半难过得山呼海啸想要把曾经在一家店里看到的九州重新收集全了但去那里再搜索发现已经没有那些杂志的经历

大约可以算一次

我知道,我当时知道这意义非凡

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曾经